赫颜永记

梦一场

 http://music.baidu.com/song/s/59053bd5c0854ce5c4f?pst=sug

 

我们都曾经寂寞而给对方承诺

我们都因为折磨而厌倦了生活

 

 

 

C先生在剧组放饭时刷微博,看到L先生的微博,一瞬间不知怎么就是刷不下去了。W先生过来叫C先生一起吃饭,看到微博也很惊讶。看着表情不自然的C先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倒是C先生突然笑了,拍着他肩膀说:今儿据说伙食不错,还不赶紧的。说完转身出了休息室。W先生无奈叹口气,跟着走了出去。

 

吃过饭的W先生想着这事好事,于是转发L先生的微博评论恭喜兄弟。发完才发现C先生也评论了,写的你们。看着和工作人员聊得开心的C先生,W先生有点儿猜不透,这是没事?

 

直到C先生因为不断NG而不断被导演批评没进入状态,W先生才觉得这时的C先生是真实的。

 

晚上大家为了今晚的节目打广告,C先生圈人的时候看到熟悉的名字竟然犹豫了。L先生曾经承诺有任何想不开的都可以和他说,L先生在他最难的时候劝他睡一觉,L先生……

 

C先生刚进公司时熟悉的人并不多,L先生和C先生因为熟人相识。C先生当时并没有多大的野心,觉得自己开心最重要了。L先生却在彼此还不熟时劝他想事情要长远。

 

后来C先生请L先生及一众好友来家里做客,亲自下厨。饭菜的香味一出,好几个就着急的奔向厨房。被C先生一句早着呢直接轰出。L先生独自安静的和C先生家的猫玩儿的开心,甚至觉得从猫的身上看到了C先生的影子,不自觉地笑出了声。

 

 

时常想起过去的温存

它让我在夜里不会冷

 

 

 

半夜,C先生明明关了手机,关了电脑,可就是睡不着。一闭上眼睛,明明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想,还是莫名的难过。

 

以前L先生经常和C先生半夜畅聊。两三点都不在话下。经常是C先生被说烦了,L先生仍自顾自的说个不停。分析这分析那。C先生内心吐槽又不敢说什么。每当发现C先生分心L先生就很生气,C先生玩儿游戏超级认真,怎么一到自己这儿就不听了。果然还是游戏重要。C先生很敏感,觉得L先生不开心了就撒娇卖萌求放过。L先生无奈,自己还真吃这套。

 

 

早知道是这样 像梦一场

我才不会把爱都放在同一个地方

我能原谅 你的荒唐

荒唐的是我没有办法遗忘

 

 

 

昔日戏言身后事,今朝都到眼前来。C先生这一刻觉得有些事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心意真的可以相通,记住了话,记住了情,那又如何。过程越美好,结局越残忍。

 

我们……

 

 

是你们

 

end

跑男设计游戏的也有晨赫党吗?官方太懂。撕名牌时陈赤赤台词原来是我是天才,你是猪吗。升级以后现在成了:你别弄晨哥,我爱晨哥。什么不好非选这句,不能更甜了

妞妞师太:

140701-0702 上海同行,一起看古剑首播

140803-0804 长沙录制第二次快本

140813 等等mini live show(据说峰峰去了现场)

140819 峰峰发微博说想划水

140922 峰峰开了奔驰同款新车

140925 古剑大结局微访谈 据说当晚俩人都出门了

141011 上海转机粉丝聊天时大伦吐槽“生日会5月搞很贵啊”等等问“你在说什么啊?”(迷之摇头微笑)

141012 金鹰节 家属脸瞩目(等等一夜未睡,迷之小龙虾)

141013 同回北京 等等晚上参加颁奖礼迟到(据说当天有人在盗墓剧组看见等等探班)

141028 峰峰参加快本录制 节目上谢娜取名“女皇”时峰峰迷之惊(hai)吓(xiu) 当晚改签机票回北京 
同天等等也改签原定第二天的机票回北京

141029 湖南招商会彩排 等等未换衣(迷之过敏贴)

141120 等等回北京第二天参加录制节目未换衣

141127 峰峰参加芭莎男士接受爱奇艺专访提到等等“他工作很忙,很辛苦,我们多的是相互鼓励,有时间相约一起去旅游”

141205 等等离开台湾 nice配图同款手表手链使用“突然好想你”模板

141206 爱奇艺尖叫之夜 跨越鱼塘的世纪牵手 
据消息称当晚同住主办方安排的酒店


(未完待续)


鱼筐Bunny:

抄的这么不整齐我也是尽力了。

苗爷以后就不要这么虐人虐己了,乖。

1019重庆场repo

阿馨:

  • 开启了话唠模式,废话有点多_(:з」∠)_

 

  • 因为全凭回忆,有些话记不清了,但大概意思不会错的。

 

  • 痴汉心有,文艺又矫情的感想有

 

  • 有点拉仇恨……

 

1019重庆场总结一句话,一趟格外圆满的行程。

 

酱油是周六过来的,我,姜姜和酱油周六晚上见了面,具体就不po这个了,总之就是吃啊吃喝啊喝的过完了很愉快的第一天面基。

 

周日中午我和他们两口子在地铁上见面,酱油男友力太强,全程帮忙背包真是辛苦了辛苦了!三个人一起拿着手机刷微博访谈,不要太愉快。

 

下地铁与阿冰酥酥汇合一起去吃了火锅,互相掐脸拍照留念www另外谢谢酥酥送的书!

 

酥酥还有考试就先走了,告别了酥酥后我们本来想去逛美术馆,感谢美术馆没开!想去看电影,感谢看电影来不及了!想去唱k,感谢最后决定去了kfc!感谢西南群里的小伙伴告诉了我们不好打车!因为这一切都直接使得我们很早去了剧场!才捕捉到了野生喵爷!

 

一下车我们随意的往里走,有一伙人绕着坦克溜达,几乎是迎面向我们走来的,酱油和姜姜说看到了哪位老师,我一扫过去……我使劲拍了阿冰的后背一下,麻痹还注意哪位老师干嘛,喵爷在人群中啊!!

 

然后我和阿冰就沸腾了,姜姜和酱油继续屌屌的抽烟,我们纠结要不要上要不要上,因为喵爷身边很多人,有工作人员也有其他演员之类的,我们不好去打扰。

 

后来喵爷一行人转身往回走的时候,多亏了阿冰姜姜酱油,在他们的怂恿,催促,鼓劲下我拿着扇子和签名笔战士一般地冲了过去。

 

喵爷真的是超级亲切啊,二话不说就停下来给签名,求合照也痛快答应,简直是有求必应。

 

合照时候姜姜说“喵爷这身衣服真帅!”喵爷标志性地“嗨!”了一声。

 

酱油那个怂逼,作为喵苏一边骂我怂一边眼看着我和喵爷合照还不过来求合照,就那样放走了喵爷。事后我们问起还拿抽着烟不好掐为借口= =

 

合照过后喵爷就走了,我们喊了一句“演出加油!”喵爷回头,向我们道谢。苏得不行。

 




重庆场上座率还蛮好的,反应也很热烈。那个娘炮的主持人我就不吐槽了,酱油上去都比他爷们多了好么。纪明亮开场陕北说书就很多掌声,随后重庆当地逗乐坊说了一段,底下就笑得很厉害,场子也热起来了,等喵汪出来时候那个掌声欢呼声没的说了。

 

重庆场分量很足,哭论,和尚叹,返场双节棍梗和白眉大侠。

 

高清图等姜姜放吧,我录音录像了,正在压缩上传中。

 

声声有几处卖萌,有几处声音软软的特勾人,哭论伸手指探鼻息的时候我清楚的听到周围所有的妹子都在“手!手手手!!!”

 

二位爷状态都很好,这次排活排的也舒服,看下来很享受。特别高能的额外爆点不太多,我现在只记得一处就是王老师推喵爷出去,推得大了些,喵爷说“这地滑着呢你轻点!”

 

王老师说,“你小心点。”

 

是的!没错!没刨没讽没嫌弃!真的只是说“你小心点。”

 

开场前见了西南群的小伙伴,买花的小伙伴没有买到花,还好机智的阿冰利用百度地图找了花店送花过来,场子有点糟心不让带横幅和花,在大天使的帮助下好歹是都带进来了,攒底结束后我和酱油准备去送花,坑爹的工作人员不让从台侧直接上去,我俩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绕了一大圈跑到后台,结果还是错过了送花的时机,我俩站在后台上场口的时候喵汪已经开始说返场的活了。

 

大秦老师问我们怎么回事,说后给大天使气了够呛,“什么事啊连他么花都不让送”伟岸的大天使一直跟我俩说没事,你俩从这等一下,一会想办法让你俩送上去。

 

我和酱油就这样站在了后台,从后台口角度看过去的喵汪是无法言说的美,灯光,俩麦,一张红桌两个人,只恨自己没带着手机上去,不过那场景真是美得我多少年里都不会忘了。

 

周围是大天使车座座粉嘟嘟……我和酱油说我们这算VIP的位置了。青曲社真是有爱到难以用语言去表达,每个人都站在台口听喵汪的活,这么多年肯定是没少听的,但他们还是偶尔会被逗笑,大天使在那里跟社里的大家谝着喵汪说的四川话怎样怎样,座座他们商量着一会排队上场怎么个顺序,谁站在谁旁边。

 

那环境太日常太亲切以至于我瞬间以为这是在我们学校大礼堂里的那种演出,周围是或熟或不熟的同学,而台上的是我们声名远扬的骄傲。

 

大天使似乎是特意去说了一声让喵爷再翻一个,所以返场说完后喵汪并没有下台鞠躬,我和酱油也终于是有了送花的机会。

 

我抱着大捧的花走过去送给王老师,王老师笑得可甜的过来接,感叹了一小句“还有花呢呀!”那美滋滋的语气和甜丝丝的笑,真是软到我心坎里去了。近处看王老师美得不要不要的,看真人比照片上看着要瘦一些,抱着那么一大捧花显得有点娇小,这个画面足够我抱着枕头打滚三天了。

 

多亏之前吃火锅时候特意吃了脑花补脑子,我还坚持着没有断片儿,问王老师能不能握下手,王老师伸了手过来,露在大褂外白白的一截美哭了。

 

我鞠着躬双手握上去,那触感,真就不再说什么了,握起来很软,很滑,有点凉,但不是那种冰凉,是那种我特别喜欢的常温偏低一点的凉,握住后简直是软了整个心窝子,我就想啊,私下里能握住了这双手的人,要怎样才能做到放得开手呢。

 

酱油那边作为一个怂逼喵苏也终于是抱到了喵爷,一本满足的酱油表示抱住的瞬间简直想直接扛走233333333

 

返场说的白眉大侠,真是折煞了我们,如果不是献花没来得及应该不会二次返场了,二次返场您说个小段就成了真的,偏偏是说了白眉大侠这大活,喵爷摔下去的时候酱油死攥着我的手啊,真是亲妈心心疼得很。

 

散场后本来也是有一些人在等着的,可场地人员在清场,等了有一阵喵汪也没出来,就走了大部分,最后竟然只剩下八个人,喵汪出来后立刻被围住。王老师真的真的不高冷,昨个亲切得要命。

 

王老师说“今个我……我看看啊……”

 

我说了一句“人不多~!”

 

王老师说“那就都来吧”

 

于是乎重庆场最大的仇恨来了,王老师签了全部。

 

我递上之前在西安写的扇子,王老师接过去竟然翻过去看了正面!正面写的是一个馨字,一个声字,尽管我拼命用手挡住扇面了,但似乎也没阻止到王老师看到,完了我的痴汉心全暴露无疑_(:з)∠)_

 

扇子留的空白处是左下角,王老师说“我这习惯签右下角,你非要我签左下角。”

 

我说,“我不介意您签两个。”

 

当时我那根粗一点的签字笔在喵爷手里,我想让王老师那那支笔签可也不能从喵爷手里抢不是,但又怕一会王老师签完了就不给再签了,就赶紧让王老师用碳素笔签了一个。

 

姜姜拿着一本老舍幽默文集求签名,王老师拒绝签,说不能糟蹋东西,我们说您签不糟蹋不糟蹋,可王老师还是坚决不签,姜姜问那签票上行吗?王老师特别痛快的说“行啊!”

 

后来签名的过程中姜姜递给王老师书让王老师垫着,好方便签名,也被王老师拒绝了,我隐约听到王老师说不能拿那个垫。这人真是爱书爱到了极致,竟是觉着自己的签名会糟蹋了书,连垫着都不肯。怎么说呢,我格外喜欢他这个劲儿。

 

喵爷那边签完我把笔拿了回来,腆着大脸求王老师再给签一个,王老师说“这签一个还不够啊?”说是说着,但还是二话没说签下去了,

 

签好后我找不到签字笔的盖子了,于是到处找,“盖呢??”

 

王老师说:“刚刚掉了,我看掉到这边地上了你找找。”

 

“诶,这儿没有啊,没事没事没事一会儿再说。”我立刻飞奔过去合照。

 

现在回头想想,我竟然在这样的场合和王老师进行了这么日常的对话!简直……【捂脸】

 



 

整体看下来,可能因为吃火锅时候特意吃了脑花的原因,没有太过分的紧张,也没丢掉脑子,没断片,觉得跟喵汪近了那么些距离,不再是那种不真实的感受了。

 

喵爷像自家里的长辈亲戚一样,繁忙,有时很正经,但时而会纵容你。王老师像对门家的哥哥或者学校里高你两级的学长,会对你掏心窝子的笑也会小坏你一下,你看似他很随意实际还挺在乎你的。

 

而于我来说,就是深深地觉得,写再多的文,再努力的去写,也写不出他们之间的以及这个社团的千分之一,他们是那么可爱又美好的人,值得拥有一切美好的事物。

 

我们还是那句说烂了的话,来日方长,细水长流。